醉琉璃

偶然间拍的。不管冬天是冷是暖,梅花照样开放。


我的千机伞

赵禹哲:

原曲 我的滑板鞋 










微伞修 












很多事我都已忘记


但我一直都记得


很久以前我曾经问过你


最近在苦恼什么


你说在你的想象中有一个散人号


与众不同战力强银武最拉风


整个荣耀找遍所有玩家都没有


我说你一定能做到我相信你的能力


而你离去账号卡积灰千机伞被尘封


我依然没见到传说中的散人


联盟他们都说我太异想天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我已退役


可我不想这样离开


网吧电脑前我从口袋里摸出了账号卡


那就是我的千机伞




我的千机伞狂霸酷拽最时尚


变形 变形 在空旷的竞技场变形


月光下 我仿佛看到你走来


向我招手对我微笑


感到了有一种力量支撑我走下去


有了千机伞BOSS算个啥(千机伞打遍荣耀都不怕)


一变两变 一变两变 变来变去似魔法


似散人的天下


变形 变形 


我踩着自己的步伐(指尖在键盘上起舞)


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


我要打造属于自己的传说


在这无尽的荣耀里


在这瞩目的赛场上


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一变两变 一变两变 变来变去似魔法


似散人的天下


变形 变形


在联盟的舞台上变形


变形 似散人的天下


似魔鬼的步伐


一变两变 一变两变 变来变去似魔法


似散人的天下


变形 变形


在联盟的舞台上变形


变形




















我觉得我唱不出来



爱自己,爱专业。


绝不向黑暗请安

绝不向黑暗请安

绝不向黑暗请安,

老朽请于白日尽头涅槃,

咆哮于光之消散。

先哲虽败于幽暗,

诗歌终不能将苍穹点燃,

绝不向黑暗请安。

贤者舞蹈于碧湾,

为惊涛淹没的善行哭喊,

咆哮于光之消散。

狂着如夸父逐日,

高歌中顿觉迟来的伤感,

绝不向黑暗请安。

逝者于临终迷幻,

盲瞳怒放出流星的灿烂,

咆哮于光之消散。

那么您,我垂垂将死的父亲,

请掬最后一捧热泪降临,

请诅咒,请保佑我祈愿,

绝不向黑暗请安,

咆哮,于光之消散。

――Dylan Thomas 


R 摘自《格言》201502译者高晓松